转型国家民主制度的完善和巩固


 [摘要]20世纪90年代以来,是发展中国家民主转型的重要时期,在这一时期,这些转型国家的民主制度有的历经几十年的考验而逐渐保留和巩固,例如希腊、葡萄牙、西班牙、韩国等;有的则发生民主崩溃而重新返回威权政体,例如泰国、伊朗、尼加拉瓜等。在国家转型过程中,如何坚持民主的方向,不但应完善民主制度,而且应培养公民民主意识,建立真正适应本土国情的民主制度。


  [关键字]民主;巩固;转型国家


  [中图分类号]D0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8219(2017)05-0008-04


  “当一个社会从一种政体形态转型至另一种政体形态,必然会在转型初期经历一段不确定的时期,民主政体不得不面对自身的脆弱性与社会的众多问题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民主体制的矛盾,解决得不好,民主政体就极有可能倒退至前政体。”[1]因此,在转型国家或发展中国家的民主政治建立之后,其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进一步巩固自身的民主政治。


  亨廷顿把民主政治巩固的难题概括为三类。第一类是转型问题,直接产生于从威权主义向民主政权转型的变革现象。第二类被称作情境问题。这些问题产生于该社会的性质及经济、文化和历史,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个国家所特有的,与政治无关。而通常此类问题是统治者难以解决的,例如贫穷、叛乱、通货膨胀等。第三类是体制问题,这些问题产生于民主体制的运作。如社會力量的持续僵持不下、既得经济利益者暗中操纵等现象[2]。


  尽管许多国家实现了民主转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还存在许多问题,例如选举暗藏不公、言论自由受到限制、军队干预民主政治等等。当然,这些巩固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难题并不是偶然发生的,它与转型国家或发展中国家自身的发展程度、发展现状、国情以及社会矛盾等等因素相联系。


  一、民主制度确立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在东亚,除日本外的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历程都非常短暂,可以说东亚国家转型后的民主巩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体现在推动自身民主化进程的需要上,同时也体现在西方国家民主化高度发达的对比之下。而在转型国家同样较多的拉美地区,尽管拉美国家民主共识增多,民主机制和制度框架更加完善,民主多样性进一步发展,但在民主巩固与转型方面仍面临着许多难题和困境。无论是转型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即使国情并不相同,但各个国家所面临的民主巩固的难题以及民主难以巩固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似的。因此本文将以东亚和拉美为例对大多数国家共同存在的原因进行简单概括。


  (一)民主制度与民主推行能力不相协调


  东亚国家的民主大多是西方文明冲击与影响的产物。虽然在外部压力之下建成了民主制度的框架,但并没有形成相应的民主能力。拉美地区民主质量较低,民主制度尚缺乏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因此都缺乏推行民主有效运作的各种成熟条件。


  1.选举内涵遭受破坏。从转型国家的民主表现上来看,选举通常被视为利益博弈的过程和民主方式的集中体现。在这个博弈场中,参与选举的各方可能会无视并破坏选举应有的民主和公正性,罔顾体制和法律的约束,企图影响选举的过程和结果以维护自身的利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选举则失去了其民主实质的内涵,造成了民众的信任流失。在南美许多转型国家中,由选举产生的政治权力通常被当做私人权力来争夺,这样无疑会影响了民主巩固的进程。


  2.政党制度化水平偏低。在民主制度中,政党制度是显示民主力量的一个重要方面。那些从威权政体发展而来的国家虽然也历经了一些民主化的努力,但是事实上其政党制度在民主的框架中显得并不成熟,制度化水平偏低。“政党制度是现代民主国家的一个核心制度。”[3]当一个国家出现民主难以巩固的情况,那么说明其政党制度化对内凝聚力不足,对外自主性较弱。通常,政党内的个人色彩浓厚,没有形成很好的党内民主与团结的传统。党内的重大决策并不是通过党内集体讨论的民主形式决策产生而常常是由领导人做出的,因而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国家的政党制度化水平。


  (二)民主观念及法治力量薄弱


  1.民主观念落后。所有推行民主制度的国家都面临着制度建设与文化培育的双重问题,制度建设必然是构建民主的主旋律,同时民主观念的培育则关系着制度建设能否真正有效按照民主的理念运行。民主观念是民主的核心内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它关系着民众对于民主的接受程度、价值判断等。一个有效的民主制度必然有民主观念为依托。就东亚的民主文化来说,由于民主建立时间尚短,所以并没有形成与民主制度完全相符的文化,反而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主的运行。


  2.法治力量薄弱。“法治被普遍认为是民主稳定的基本要素,也是民主巩固的关键因素之一。”[4]法治力量的薄弱会极大地影响到民主的进程。首先在于民众的恐慌和不信任。其次在于没有一个有效的权威机构来保证民主的顺利推行。法治力量的薄弱意味着某些势力可以影响甚至控制推行民主的机关,例如立法、行政、司法三个机构,也意味着腐败、暴力等不安定因素会成为威胁国家或地区巩固民主的因素。


  (三)政权合法性存疑


  首先,不正当的政府权力更迭极易引起民众的恐慌和不信任。他们认为一个不通过民主选举或其他合法方式产生的政权不仅不能代表国家利益,也无法推行民主制度来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其次,政府权力的使用不当通常会引起民众的抗议和责难,对于新兴的民主国家而言,在其民主制度不能争取到民众最大认同度的前提下,政权也就没有获得完全的合法性。既然推行民主的政权合法性存在疑问,那么民主巩固的前景必然暗淡。


  (四)军队的干预


  “在民主巩固理论中,军队被认为是民主体制生存的最大威胁之一。”[5]不可否认的是,在众多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军队和军事力量一直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军队的权力和地位被过度放大,必然会导致民主被制约。军队或者其重要机构要想保持转型前的地位和影响力,总是会试图在民主之外创造一个权力真空。现代民主国家的发展与军队专制的模式并不相容,因此军队在国家政治和民主上的干预便频频发生。军队干预的程度越高,公民社会的自主权越小,国家政权越不稳定,民主就越难以巩固。


  (五)民众对民主的态度模糊不定


  上述提到有许多因素会导致民众对民主的信任度下降以及对民主体制的运转效果不满意。这种情况的出现会直接影响到民主政治的顺利运行以及民主制度的发展。当一个政府的政策有利于民众的切身利益时,民众对民主持积极态度;当政策损害或者利益不明显时,民众则持消极态度。并不是所有的民主制度都是完全合理的,因而民众对民主的态度总是摇摆不定,而没有民众普遍价值观支持的民主总是难以巩固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稳定才能保障民众利益。除了上述提到的几个原因之外,国家民主转型前存在的社会危机,以及当前社会存在的经济脆弱性等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到国家民主的发展和巩固。


  二、完善民主制度的方向


  (一)完善民主制度、巩固民主政治


  一方面,民主制度对于推行、巩固民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国家完善的民主制度建设应主要包含对民主政体选择、法制、政党等制度的完善。不仅要做到对民主政体的选择持谨慎和科学的态度,还要根据民主发展的程度和国家政治呈现的特点来选择。在民主巩固的过程中,还要适时地修改不当之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另一方面,巩固民主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可以被视为巩固民主政治,而巩固民主政治首先需要健全民主法治。民主政治巩固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宪政的确立。宪政可以为法治原则、人权保障以及民主统治程序提供一个有力的标准,使得民主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权力来源。在宪政的框架下完善法律制度并发挥影响力;其次要完善监督,防止和打击腐败;最后要建立有效的行政权力机构,最大限度上克服官僚主义。


  (二)发挥政党与政党制度的作用


  发挥政党与政党制度的作用,首先就要根据本国国情制定能够充分推动民主运行的政党制度,其次要加强政党内部的民主化水平,削减个人主义色彩,才能更好地指导国家的民主巩固建设。在民主巩固的過程中,政党能够有效地整合政治力量、动员政治力量参与。一个完善的政党制度不仅有助于引导公众和向公众传播民主,把他们纳入民主的进程,还能最大限度地修正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减少政治不安定的可能性。同时还能为政治参与提供一种规范化、制度化的保证和约束,使政治活动进入秩序化轨道,从而为民主制度的稳定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三)军政分离,加强文官影响


  军队绝不是影响国内政治民主最重要的力量,改变军事政变频繁干扰政治民主的局面,首先要通过完善的制度设计来分离军队与政治间的紧密联系;其次要尽力削减军方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绝对影响力;最后,加强文官在军队的影响力,一方面可以协助指导军队的建设,另一方面可以使军方严格遵守民主制度的各项规则。


  (四)培养公民民主意识


  要培养公民的民主意识,首先,要发挥民主教育的作用,培养他们的民主价值观念;其次,要利用大众传播媒介来传播民主政治文化,塑造一个良好的巩固民主的环境;最后,健全社会参与机制,为民主文化的提高提供制度上的保障,确保公民在社会中政治参与的权利,保证社会各种团体和媒体的监督权。[6]


  优化市场机制、促进经济的自由化、建立健全市场体系、提高社会公平、完善社会保障等措施也是促进全球化背景下新兴国家实现民主巩固的一些具体方法。当然,根据各国国情的不同需要,实施的措施和策略也不尽相同,但是总体来说,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对于民主巩固的需求是同样迫切的。


  民主的巩固是关乎民主国家生存与发展的重要问题。巩固民主是一个持续深化的长期过程,面对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阻碍因素,转型国家必须根据情境和体制做出相应的战略安排,对于涉及到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和国民生活各个领域的民主化问题,要持科学和谨慎的态度灵活处理,这才是巩固民主的长久之计。


  作者:高杉


    [参考文献] 

  [1]王孝勇.发展中国家民主政治巩固问题分析[J].湖北社会科学.2008,(12). 

  [2]王森浩.东亚转型国家民主巩固的困境及其对中国的启示[D].太原:山西大学,2011. 

  [3]孙钰晴.南美新兴民主国家的民主巩固问题研究[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14. 

  [4]李路曲.发展中国家政党和政党体制在民主巩固中的作用[J].中共长春市委党校学报.2006,(4). 

  [5]马 群.民主转型与民主的可持续性——普沃斯基政治发展理论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10. 

  [6]陈 尧.民主巩固:内涵、过程和战略[J].国外理论动态.2013,(3). 

  [7]亨廷顿.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M].上海:三联书店,1998. 

  [8]张 勇.转型国家的宪制选择与民主巩固[J].学海.2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