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一斋》医学“治未病”理论

1 求嗣治未病的理论基础

岳氏开篇即在先天灵气中明确指出生嗣未病先防的重要性,指出“盖今之求子者,只言男女交媾,其所以凝结成胎者,不过父精母血,而不知此犹是后天滓质之物也”。然其胎之成否,子之有无,灵蠢,全在“乃一点真一之灵气,妙合在未始絪縕、未始交媾之先者”。生子之道,本之父精母血,阳精元是气结之华,阴精仍是血凝之液。各种后天因素的影响均可造成精弱血虚而致艰嗣“,或有既孕而小产者,有产而不育,有育而不寿者,有寿而黄耉无疆者,则亦精血之坚脆分为修短耳。世人不察其精血之坚脆,已定于禀受之初。乃以小产专责之母,以不育专付之二,以寿夭专诿之数,不谬乎”。岳氏强调人要能葆合先天之灵气,就如正天得之以清,地得之以宁,人得之以生且灵者。可见转否为泰,转蠢为灵,转无子为有子。在未生育之前,提前保养元精是求嗣和优生优育的根本所在。

2 求嗣治未病贵寡欲以聚精

人自有生以来,惟赖后天精气为立命之本,故精强神亦强,神强必多寿,精虚气亦虚,气虚必多夭。在身体未完全发育成熟时,肾气未盛,天癸刚通,如过早开始性生活,耗散其精,不知保养,轻则如岳氏所说“譬使亥之木,质原柔脆,根本既薄,枝叶必衰,岂能蕃衍乎”;重则如张景岳所说“又有年将未冠,壬水方生,保养萌芽,正在此日,而无知孺子,遽摇女精,余见苞萼未成而蜉蝣旦暮者多矣,良可悲也”。肾为精之府,男女交接,必动其精,虽有忍精不射,但精已离宫,故孙思邈言“强抑郁闭之,难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浊,以致鬼交之病,损一而当百也”,这种非正常的漏精较之男女正常交媾对身体的损伤远为严重。
《素问·汤液醪醴论》曰“: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精神驰坏,营涩卫除,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病成名曰逆,则针石不能治,良药不能及也”。因此要寡欲以聚精。

3 求嗣治未病贵节劳以惜精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主四肢肌肉,故凡日常过劳损血之事,都能损耗精血,如目视于劳,血以视耗,耳劳于听,则血以听耗,心劳于思,则血以思耗。华佗认为“:人体欲得劳动,但不使极耳。”劳力过度及劳倦太过,多能损伤脾气,以致气化不及州都或脾气虚弱,则气血生化无源,气血亏虚,又精血同源,互生互化,血亏则精亏,故应节劳以惜精。

4 求嗣治未病贵戒怒以藏精

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肝主疏泄,二脏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心君火也。《素问·天元纪大论》曰:“君火以明,相火以位。”怒伤肝,肝火一动,上煽君火,君火动于上,则相火必应下,心肾不交,肾失其闭藏,虽不交合,但精血亦随之暗耗“,人有所怒,血气未定,因以交合,令人发痈疽……为五劳虚损,少子。”说明情绪不安、忧郁、暴怒时会影响肝的疏泄功能,疏泄太过,或疏泄不全,都能影响生育,可见怒不惟伤肝,而肾亦受其害也,故当戒怒以藏精。

5 求嗣治未病贵戒酒以护精

对于酗酒的危害,祖国医学亦早有论述,张景岳在其所著的《景岳全书·虚损》中说“:夫酒本狂药,大损真阴,惟少饮之未必无益,多饮之难免无伤,而耽饮之则受其害者十之八九矣。”其在《景岳全书·妇人规》进一步指出:“盖胎钟先天之气,极宜清楚,极宜充实。而酒性淫热,非为乱性,亦且乱精。精为酒乱,则湿热其半,真精其半耳。精不充实,则胎元不固;精多湿热,则他日痘疹、惊风、脾败之类,率已受造于此矣。故凡欲择期布种者,必宜先有所慎。”岳氏认为酒性烈,最能动血,且多热毒。酒能灼伤人体的精、血,又能煽动人的欲火,促使性欲亢进,而性交又要损失大量的精微物质“,昼以醇酒淋其骨髓,夜则以房事输其血气”,酒与色双耗精血,必然损人寿命。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知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同时大量的医学实验也证明,男性的性功能以及精子的活力、畸形多与大量饮酒有关,故要戒酒以护精。

6 求嗣治未病贵慎味以补精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气归精,精归化。”脾为后天之本,主运化水谷精微,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胃健则气血充,生精有源,种子有望。《内经》云:“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但要注意过食肥甘厚腻不但不能生精,还会造成脾失健运,聚湿生痰,湿热下注从而精液黏稠不化,或形态畸形导致不育,故岳氏认为“浓郁腐炙之味,不能生精。惟恬淡之味,乃能补精耳”。现代营养学家认为,菜、水果含有丰富的水溶性维生素和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而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缺乏者精液质量低下,所以要慎味以补精。
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也越大,造成脏腑功能失调,精液质量下降,不育、停孕、畸形的发病率逐年升高,因此在生活上更有必要提前准备,戒烟酒,调情致,清淡饮食,劳逸结合,避免过早、过频或不洁的性生活,通过预先采取措施,治未病,才能提高精子质量,优生优育。

7 求嗣治未病不废外治法

岳氏认为“人为阴阳自然之体,若六气迭侵于外,七情交战于中,饮食致伤其中州,房劳亏损其元气,发为诸病,耗散精血”,除了日常生活预防调护外,还应重视用外治法保肾调精。清代吴师机在《理瀹骈文》中曾指出:“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故岳氏教人以“半夜子时,即披衣起坐,两手搓极热,以右手将外肾兜住,以左手掩脐而凝神于内肾约半小时,久久习之,而精自旺矣”。正如李杲在《兰室秘藏》所说“:夜半收心静坐半刻,此生发元气之大要也。”故岳氏利用导引之术,填精补气,补耗散之真精。岳氏从彭祖接命熏脐法对初生婴儿用“艾火熏脐,外以固其脐蒂,内以葆其元神,使真气不至逗泄”来预防脐风撮口、天吊、惊痫中得到启发,认为“成人因七情六欲之牵诱,声色嗜味之感通,元气渐乖,真精渐斫。至中年而气衰惫,疾病交侵,或艰于子嗣,或夭其天年,皆因丹田气海之受伤,无接养滋培之良法也。回思初生熏脐固蒂之功,可得却病摄生,种子延年之诀”,于是立熏脐延龄种子方,来预防和治疗男子下元虚损,遗精腰软,阳事不举,中年无子者,女子月信不调、赤白带下、子宫寒冷、久不成胎者。 熏脐能温经散寒,培源固精,令百脉和畅,毛窍皆通“,上至泥丸,下达涌泉,
撤脏腑之停邪,驱三焦之宿疾”。岳氏导引养精,用药物熏脐温经散寒,未病先防,冬病夏治,简单易行,值得进一步研究。
《黄帝内经》指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朱丹溪则指出“:已病而后治,所以为医家之法;未病而先治,所以明摄生之理。”如果不知调摄,一味透支,七情六欲,痰凝气滞,饮食醉饱,虽非唯不能成胎,即成胎亦多损伤夭折,惊痫疮疹,弊有不可胜言者。所以提倡人要能葆合先天之灵气,保养元精,如果徒持外部药力而浪费元精,犹如炼石补填,是没有益处的。岳氏寡欲、节劳、戒怒、戒酒、慎味以养精,导引以聚精,熏脐以驱邪,未病先防、先治思想,符合《素问·上古天真论》“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之说,对于发病率不断上升的不育症、停孕流产、胎儿畸形很有临床指导意义,值得临床男科医师借鉴、学习和应用。

参考文献
[1] 岳甫嘉著,张淞生点校.妙一斋医学正印种子编 [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86:1-35.
[2] 张介宾,李志庸.张景岳医学全书 [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9:1068.
[3]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 [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1803-1807.
[4] 吴师机.理瀹骈文[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4: